耶稣爱唱萼魂舞

攻陷叶修特别行动组-104-叶乐线-75

求更啊大大,看我真诚的眼神

evergreen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六十章

       盖才捷频频地看着手表,距离上课的时间还有十多分钟,他却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   偌大的教室里几乎座无虚席,他特意早到了两个多小时,才占到了第一排的位置。曾信然不紧不慢地从门外进来,看到他就打了个招呼,不无讽刺地说道:“真用功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盖才捷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突然从前线被召回中央军校培训,不少年轻军官都颇有怨言,光是他就听到不少人对政治部的傻X规定破口大骂。按照战前颁布的条例,新从军校毕业陆军指挥官,在完成基础陆军战前教育之前是不能独立指挥部队的。可在开战后,由于战况吃紧,就连未毕业的军官都被拉上了战场,更别提组织什么“基础教育”,这条规定也就逐渐形同虚设。

       然而千波湖一役后,随着战况的渐趋缓和,政治部的家伙一拍脑门,居然又把这条落满灰尘的条例给翻出来大做文章。战争进行了十年,破格晋升的军官实在太多,且不提叶修、周泽楷这种特殊情况的少年将军,基层军官的年轻化也让政治部的老家伙们感到了威胁。一切减慢中下层军官晋升的手段他们都愿意试一试,于是,“完成基础战前教育后才能下部队”,这条老黄历便又被拉出来要求执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所有毕业2年之内的军官都被召回军校重新培训,一时间各大军校人满为患。虽说战前基础教育也是个不错的学习机会,可不同于真正的新人,这些少尉、中尉多半已经在战场上锻炼了一两年,此时再来进行所谓的“基础教育”实在有些可笑。原本盖才捷也是有些抵触的,然而在得知中央军校陆军指挥分校的主讲人是叶修时,所有的抵触霎时间全变成了期待。

 

       作为联盟陆军的一员,盖才捷几乎是听着叶修的传奇成长起来的。海、陆、空三军战技术全能,天赋的卓越军事才能,可与王杰希媲美的王牌飞行员,战无不胜的斗神……对于这样一个神话般的人物,盖才捷还从未有过什么近距离接触的机会,此时能够得到叶修的指点,盖才捷简直期盼极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距离开课时间还差半分钟时,一个男人以对军人来说极不庄重、过于散漫的姿态从门外走进来,闹哄哄的教室霎时间变得鸦雀无声。盖才捷紧盯着那个人的脸,心想一定不会认错,全联盟大概再也不会有第二个这样的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和报道中提到的一样,叶修穿着套皱巴巴的作训服,没带帽子,整个人显得不修边幅,甚至有点没精打采。然而他懒洋洋的举止里有种漫不经心的潇洒,这让他看起来不像个军人,倒像只在太阳下午睡的狮子。

    “人都齐了?”叶修站在讲台上,打量了一圈座无虚席的教室,很随意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教室里静悄悄的,所有的年轻军官都不敢说话,还全部沉浸在见到这位联盟陆军传奇的紧张和雀跃中。

    “不点名了啊,就算你们都到了。”叶修往讲台上一靠,百无聊赖地说,“谁知道今天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依旧没人说话,学员们的脸色各异,盖才捷被他这句话搞得胸口一滞几乎吐出血来。旁边一对漂亮的女少尉在互相做着鬼脸,这两人似乎是姐妹,显然对叶修这种散漫的行为很不满意。

 

    “那是讲义吧?”叶修的目光落在盖才捷脸上,仍旧随随便便地说,“借我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盖才捷站起身来,心情复杂地把讲义双手递给他,叶修随手翻了几下,又扔回到他桌上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从前线过来的,很忙,部队也急着等你们回去,我就长话短说了。”叶修敲了敲桌子,宣布道:“培训完毕,所有人都合格了,现在下课。”

       这一句话引起了轩然大波,有起哄的、有欢呼的、有不满的,一时间教室里乱糟糟闹成一片。

   “这不符合规定!”宋奇英大声说道,“按照政治部的命令,我们至少要接受一个月的培训!”

   “放你们出来一个月,部队里怎么办?”叶修答道,“你是作战参谋也就算了,这里不少人都是排长连长,给他们上一个月的课,部队就放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不少少尉、中尉发出一片赞同之声,他们这样匆忙离开前线,对作战部队的影响可不是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这样的话,让我们回军校一趟的意义在哪?”郭少从后排大声喊着问。

    “没意义啊!”叶修坦然答道,“所以你看,我们兴欣的人都没来。你们就是太好骗了,这种培训除非主讲是张新杰那种强迫症,不然都不点名。” 

    “可是大神,”文客北同样坐在第一排,非常委屈地说道,“我们特意请了假来听你讲课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凑什么热闹,”叶修鄙视他,“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就得了,这种课有什么好听的。行了行了,都散了,前线还打仗呢,都赶紧回去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和盖才捷一样怀着期待之情的人不在少数,叶修这样扬沙子,觉得解脱者有,失望者也一样不少。又闹腾了半天,人潮从慢慢地向着门口涌去,盖才捷因为失落有点心不在焉,走着走着就一头撞到了一个军官身上。

   “看着点路——”他有点恼火地说道,别人都在向外走,这个人却试图挤进教室,一定是个落下了东西的冒失鬼。

       然而才说了四个字,他就赶忙住口了,被他撞到的那个人,肩膀上赫然带着上校军衔的肩章。

       官大一级压死人,何况被撞的人足足比他高了五级,盖才捷心下一慌,语气立刻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可道歉的话也卡在了喉咙里,待到看清了那个人的脸,盖才捷惊讶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。不会错的,联盟中绝没有第二个留着长发的男性现役上校,那种带点忧郁的英俊也非常醒目,这无疑就是……

    “张佳乐前辈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张佳乐有点慌张地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那动作意外地充满孩子气。盖才捷呆呆地看着他,想不出来他怎么会在这个时间、这个地点出现在这里。而且,这个培训班的学员几乎都是未结合哨兵,没记错的话,张佳乐应该是个未结合向导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人潮还在闹哄哄地朝外挤着,因为拥堵,挪动的速度很慢。张佳乐就站在门口的位置,向教室里张望着,盖才捷不知道他在看什么,但敢打赌除了一片涌动的人头外,他绝对什么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一个高级军官,还是个未结合向导,跑到这种未结合哨兵云集的地方,到底是想干什么?执行督察任务?还是来找人?盖才捷胡乱地猜测着,冷不防叶修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,语调平静,却很清晰。

    “都回来,”话筒透过音响传出声音,每个要离开的学员都能清楚地听见,“我改主意了。这堂上理论课,课后还有测验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已经准备离去的人群立刻骚动起来,一半发出了欢呼,另一半发出了哀嚎。盖才捷仍旧愣愣地看着张佳乐,后者脸上突然流露出一种惊慌又心虚的表情,仿佛一个弄坏了东西被当场抓住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最后进教室的人,扣二十分。”音响里再次传来叶修懒洋洋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人群像潮水般涌回了教室,一片混乱里,盖才捷和张佳乐被一起挤进了房间,勉强在后排角落里找到了位置。张佳乐坐在墙角最不显眼的位置,在混乱中倒是全然没引起别人的注意,然而盖才捷就坐在他旁边,很难不去注意到他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他看到……在张佳乐进门的一瞬间,叶修的目光就落在了他的身上,没有丝毫的意外,反而露出了一种耐人寻味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那不是单纯的喜悦或悲伤,而是难以形容的、更加复杂的情感。

 

    “少校,不是说好了已经全员通过了么?”全员落座以后,一个漂亮的女少尉很不满地问,似乎是两姐妹中的姐姐。

    “谁说的,”叶修看着她笑笑,“你听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教室里立刻响起一片嘘声,盖才捷转头看了看张佳乐,发现他似乎是在笑,可却又紧紧地皱着眉。

     “大神,你不能这样啊……”楼冠宁很无奈地抗议。

     “好吧,我是说过了。”叶修点点头,“不过我现在又反悔了。一节理论课,课后随堂测验,低于九十分的就不用回前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教室里这次响起的都是纯粹的哀嚎,盖才捷的心思却全然不在考试上,只是用余光一直看着身旁张佳乐的反应。

 

       太反常了,且不说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,单是他看着叶修的表情就让盖才捷觉得非常奇怪。同时中央军校的毕业生,盖才捷知道叶修和张佳乐这两位前辈是多年的好朋友,可是无论谁的表现,都绝不像是见到朋友该有的反应……

       一个熟视无睹,一个满脸悲伤。

 

    “讲义我看了,都是最基础的东西,不至于有人不会吧?”叶修扫视了学员们一圈,“都是上过战场的人,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,今天我们讲德浪河谷战役。”

       德浪河谷战役,熟悉现代军事史的人都不会对这个名字陌生,这是现代战争中直升机空降突击战术首次登上世界的舞台。叶修把这段众人都熟悉的战役讲得妙趣横生,见解独到并且深入浅出。盖才捷一边着迷地听着,一边敏锐却又模糊地感觉到,似乎是有哪里不对……

 

    “这就是所谓的‘地炮协同直升机空中突击战术’。”最后,叶修总结道,“你们总有个误区,觉得开不了喷气飞机的人才去开旋翼飞机,连旋翼飞机都开不了的才去开直升机,但其实不是这样的。直升机带来的是极强的机动性,这是空降战术和立体作战的基础,它所能发挥出的作用非常巨大。所以不要把直升机当成玩具,更别把它当成一骑绝尘刷时髦值的工具。现代战争里没有孤胆英雄的说法……你们是指挥官,就要有指挥官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盖才捷心里突地一跳,他猛然想起不久前张佳乐开着直升机,通过二次自爆扭转了整个战局的奇迹。忽然间,他明白了之前不对的地方在哪里……虽说是陆军指挥官的培训,但叶修的讲解重点一直聚焦在立体作战方面,这整整一堂课,似乎都是讲给一个直升机驾驶员听的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他心情复杂地再次望向张佳乐,突然觉得索然无味起来。他不清楚这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,但在那一瞬间,他突然觉得这整整一个教室的人都是多余的,真正的、唯一的听众便只有自己身边那位沉默的上校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下课。”叶修说,“抓紧回各自部队报道。”

    “随堂测验呢?”

    “成绩呢?”

    “九十分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一群人七嘴八舌地问着,盖才捷听见张佳乐很轻地说了一句,“你们还真的信啊。”

    “太天真了,”讲台上的叶修说道,“你们还真的信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学员们发出如释重负的喊声,也有人大呼坑爹,盖才捷惊愕地看着张佳乐,发觉他的脸上带着笑意,放在双膝上的手却紧紧握着拳,连指节都泛白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明明急着完结,我却又写起了过渡章节……

我错了,我真的不是在故意拖慢进度条!

看在这章发了糖(?)的份上原谅我!

还有,怀疑自己少看一章的姑娘们……因为这是过渡章节,下一章剧情就连起来啦!